柒染

圈名柒染 主食CP:
漫威: 其他:
- all基 盗笔- 瓶花 黑瓶 黑邪 黑花 瓶
- EC 邪
- 狼教授 K- all礼
- 狼队 Creepypasta- all瘦叔
- 贾尼
- 盾冬
- 寡鹰
- 虫绿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普奥】我看见【草稿】

#文笔渣如幼儿园不是我本意#

#性转有#

#一方死亡设定有#

以上OK请继续

=====================================================

我看見你出生,紫水晶般的眸子直直的望著本小姐,嘴上的那顆美人痣隨著你翹起的嘴角動了起來。

真可愛啊,本小姐這麼想著。

我看見你長大,白白嫩嫩的小臉總是掛著一副嚴謹的表情,漂亮的紫羅蘭色眼睛也沒再充滿過如同嬰兒時的燦爛笑意。

真可惜,明明還沒上小學不是嗎。

我看見你步入校門,清秀的面容讓你倍受同學歡迎,謙虛的性格讓你大得老師歡心。

這樣就好了,可惜之後他們就會領教到你的本事吧。想到這兒本小姐囂張的大笑起來。

我看見你考入貴族中學,世世皆有的鋼琴才能和好成績讓你成為了校園的風雲人物,而你總是抱著那份高貴而又疏離的笑容用著謙虛恭敬的言辭與一個又一個人交談。那份笑容仿佛是刻在你臉上一樣的永遠不會脫落掉色。

真想把你的面具摘下來,欺辱你,讓你露出罕見的憤怒表情啊。就像小時候我對你做的那樣,你漂亮的紫色眼睛裏含了水霧,氣沖沖的瞪著對方⋯⋯想想就好笑啊!!

我看見你進入音樂大學,獲得了罕見的音樂天才的名號,同時你的烹飪課老師也對你每次做菜都會炸掉廚房的技能而頭痛不已。你的鋼琴彈的也越來越好了,不過怎麼還是像當年一樣喜歡用肖邦來表達你的憤怒呢?明明除了本小姐就沒有一個人聽得明白嗎!

你這個麻煩的小小姐⋯⋯每次都要本小姐幫你善後!

我看見你談了戀愛,對方是個有著褐色頭髮,有著翡翠綠色眼睛的匈牙利小伙子,對你很溫和也很耐心。

真是的你這小小姐,就要這樣拋下本小姐嗎?好歹也是從小的青梅啊⋯⋯算了算了本小姐就大發善心的為你把把關吧!

然後我看見你和他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白色的婚紗更襯的你像個優雅的貴族小姐──反正你不就是麼。新人擁吻的時候本小姐在台下拼命的鼓掌,用的勁力大的眼淚都慢慢溢出來。你仿佛看到了什麼一樣急忙忙的向本小姐作的地方看,結果最後還是回過了頭,帶著一副貴族小姐特有的驕矜──真是的,不就是拿了你的頭飾然後弄壞了嗎,真小氣啊。

然後我看著你成為維也納著名的鋼琴演奏家,被人稱為女版的肖邦──你這小小姐要成為肖邦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呢!當然你也是這麼謙虛的說的,臉上的淺笑真讓人不爽。

你生孩子那天我也看著,最後居然有個孩子的眼睛顏色像本小姐一樣,紅的跟漂亮的紅寶石,眼神裏也帶著很本小姐一樣的狂勁兒,真不錯啊!結果你居然抱著這孩子哭了,真是的,長的像我一樣不好嗎?!好歹小時候我還幫你把琴譜搶回來了呢⋯⋯

你的孩子漸漸的長大,一個跟你一樣古板腐愚的要死,經常被跟我一樣的那孩子的欺負,口癖居然也跟你一模一樣真是奇了啊!你還經常看著她們露出一副懷念的,憂傷的神情──真是的本小姐不就是搬到普魯士去住了嗎你這小小姐想讓我來看你就打個電話不久可以了嗎!真是死鴨子嘴硬!

然後我慢慢的看著你的女兒長成,你美麗的褐色頭髮漸漸的變成和本小姐一起變成銀白色,你清澈的紫羅蘭般的美麗眸子變的渾濁,偌大的屋子裏就剩你一人。

你抱著貓,躺在扎在充滿菩提樹和火絨草的庭院裏的靠椅上,看著碧藍如洗的,飄著潔白的,軟綿綿的雲朵的天空,不知道在發什麼癡。看你的表情,好像是在回憶往昔吧?

瓦修⋯⋯莫妮卡⋯⋯弗朗索瓦絲⋯⋯一個個名字從你口中脫出,但是就是遲遲不見本小姐的名字。真是的,已經忘了本小姐嗎你這個忘性大的小小姐?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一顆顆清澈的淚滴從你眼角劃出,欸我說,你別哭啊!你忘了我從小到大最怕你哭了嗎?

我伸出手想幫你拭去淚水,結果卻穿透了你的皮膚。

怎麼回事!我看著自己透明的雙手愣愣的想著。

似乎開始明白了為什麼自己這麼長時間都不變的容顏,明明住在遠隔維也納萬裏的普魯士卻還是能每天都能看到你這個小小姐。

啊啊⋯⋯明白了呢。

原來,我早就死了啊。

你突的轉頭,看著本小姐露出一個與兒時無異的美麗笑容。

“大笨蛋小姐⋯⋯尤利婭,我抓到你了哦。”

“好好你這個 小小姐⋯⋯維蕾娜,今次算你贏了哦。”

這場長達86年的捉迷藏終於結束。

 

後記:

尤利婭,女,在9歲的時候和朋友維蕾娜捉迷藏時不小心跑到大街上被一輛卡車撞倒。雖然沒有致命危險(因為在被撞到的瞬間滾到了車中心,只是輕微的骨折)但是舉家搬遷(從維也納倒德國的普魯士)。一年後因為遺傳性白化病發作並加重而去世。之後一直為亡靈狀態陪伴在維蕾娜身邊。